和记娱乐资讯网络营销培训

2年后的工业互联网时代,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将会是什么样?

每天6:30一篇语音
用听的方式
让你在碎片化时间Get到最实用的商业知识。

追热点 / 看趋势

2年后的工业互联网时代,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将会是什么样?

工业互联网的威力在于1%。

  1

  大家都知道,懂得紧跟着国家政策走的企业,永远都不缺肉吃。

  就在这个月7号,工信部发布了《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和《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2018年工作计划》。这份计划的行动目标是到 2020 年度,初步建成工业互联网基础设施和产业体系,推动30万家以上工业企业上云,培育超过30万个工业APP。

  我仔细把两份计划研读了一遍,其中有三个值得重视的“潜台词”:

  第一,工业互联网平台不会只是一枝独秀,将会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而在特定行业、特定区域、特定场景,都有大量的机会可以发掘。

  第二,在APP生态日渐被互联网巨头垄断,越来越了无新意的格局下,工业APP或将启动一个全新的APP生态。

  第三,国家预计到2020年前,会制定20项以上总体性及关键基础共性标准,制定20项以上重点行业标准,推出一批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工业互联网软硬件产品。如果说简单点就是,未来得标准者得天下。对企业来说,能不能参与到标准的制定,也就是我们有没有机会抓住这样的机会了。

 

  2

  为什么今天国家如此重视工业互联网?我想从下面两方面一起来讨论。

  从市场发展来说,今天全球工业随着工业技术和信息技术的融合,正在改变工业的制造方式、产品形态、商业模式,进入一个新的转型时期。而作为工业转型的关键,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正处于规模扩张的窗口期,也正是企业抢占主导权最好的机遇期。

  第二方面,从整个市场规模来看,据IDC数据库统计,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已高达919亿美元,也就是五千到六千亿人民币的规模,预计到2020年的市场规模大概会达到1275亿美元,2015-2020年年均复合增长率将会达到14.7%。换句话说,工业互联网平台正逐渐成为领军企业竞争的新赛道。

 

  3

  事实上,今天已经有很多领军企业,开始围绕工业互联网平台做出一系列的战略部署。

  就像前几天刚刚上市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不仅要将大部分募集资金聚焦在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高效运算数据中心、通信网络及云服务设备、智能制造新技术研发应用等八个方面,还将在未来5年内提供100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1亿元),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各个领域,全力推动整个富士康集团转型成为一家由人工智能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

  再说说联想,虽然联想这几年走得很艰难,但是联想为了完成全球化超大规模集群部署,支撑联想全球的产品创新、客户经营、高效运营等,构建10个数据中心,2000多台服务器、10PB数据容量的超大规模集群,每天增150亿条数据记录、超30TB数据量。甚至,在去年年底还携手海尔COSMOPlat、树根互联、腾讯云、TCL智能制造等80多家企业组建工业大数据联盟,用众人拾柴做乘法的方式来加速中国工业互联网的突破。

  在他们这些企业看来,只有“相通”才能“相互赋能”,互联是打通数据的基础,智能是提升效率的根本。

 

  4

  为什么今天的企业需要这样的“相互赋能”?

  因为在过去的二十几年,互联网发展的第一阶段,赋能企业的是网络效应,比如今天所有领先的企业,比如谷歌、淘宝、滴滴,它们能产生巨大价值,都是基于网络效应,网络的放大效应。但是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我们大概也能明显感觉到这些只是简单的网络效应,已经不能带动社会以及企业产生像之前那么大的利用价值。

  那怎么办呢?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新的、更高级的效应来推动整个社会和企业共同发展。

  这样效应来自两方面,一个叫协同效应,第二个叫智能效应。简单点说,协同就是互动,就是连接,就是沟通。互联网就是一个可以作为双方和多方沟通的技术,所以协同效应是一种基于网络的大规模、多角色、实时互动的协同方式,跟完全不同于过去工业时代传统的、封闭的、线性的供应链管理体制。

  我们前面提到的智能效应,除了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对传统制造业生产方式和组织模式的创新,还包括产品本身的智能制造。

 

  5

  那么,基于这两种效应的构造,中国工业互联网的优势和劣势分别在哪里?

  从规模的角度来看,中国已经是全球工业体系最完备的国家之一,我们的工业规模和生态链的水平在全球来说也是不低的。另外,我们的制造业数据类型也非常丰富的,数据量自然也非常庞大。但问题是,很多企业懂得挖掘自身数据,当然这也是少部分,还不懂打通全网,甚至整个互联的数据。

  从互联的角度来说,我们有BAT这样的世界顶级互联网巨头,整个市场互联网化的速度在全球也是遥遥领先的。但是中国企业的现代化发展不到30年,与德国和日本的制造业相比基础略显薄弱,当然,在工业系统中,最为关键的软件能力以及软件技术,到目前,基础的部分都掌握在美国、德国或者日本公司手里。

  所以,中国的工业互联网想要往前一大步,需要的是更强的互联网实力和软件能力。

 

  6

  如果说,工业互联网需要打造的是一套体系和平台,那我们这些企业就需要为此打下底层基础。

  有人说,什么是底层基础?

  一是企业内部信息化能力以及外部链接能力;

  二是向先进制造业的模式看齐,开启智能制造,向工业互联网平台集聚,借力集群效应。

  就像工业互联网的提出者,通用电气的CEO伊梅尔特所说:工业互联网的威力在于1%。意思是说,即便工业互联网推动的变革产生的效率哪怕只提升1%,它所带来的整体效益也是空前巨大的!

  所谓“时势造英雄”,就像巴菲特说,要找一个长长的坡和厚厚的雪,我相信国家政策以及未来如此的经济效应,是各位都能“借势而起”的,可以享受这一巨大效益的机会。

400-0066-237
和记娱乐行
课程
排期
在线
预约
电话
咨询
招商
加盟
关注
我们